首页 365体育投注小说网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极品书屋 > 历史 > 幻符 > 355.绝境

幻符 355.绝境

作者:第十六笼馒头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19-09-27 04:11:47 来源:读书哪

既然拿油盐不进的芥子石没什么办法,继续在门派里干等也不是个事,肖柏便打算从善如流,先回家去看看,这便展开了出口,走了出去,来到了一间书房里,面前正有一对情侣在卿卿我我,打情骂俏。

“对不起打扰了。”肖柏冷静的致歉,连忙转身离开,搞得别人一脸懵逼。

这便是收容芥子石后的一项弊端了,如今他出入门派都非常不便,不再像以前那样,进入时可以任意指定位置,出来时还是原位,现在他无论是进去还是出来,位置都是随机的。

幸好这个随机是有一定范围的,大概是5-20里左右的偏差,让他还不至于完全找不着北,倒也是靠着这一点变化,几次出入过后,原本开在道圣山顶上的入口便脱离了道门的势力范围,让他不用担心出门就被一票道士围住。

可等到离开了道门地盘后,这点随机变化就只能带来不便了,这两天他进行过几次尝试,分别出现在山里,水里,大牢里,别人家里,最惨的一次竟然出现在了女澡堂里,若是继续这样下去,搞不好哪天就会出现在火坑、油锅,甚至粪坑里……

所以他急于想掌控芥子石,也是想解决这个问题,而且出入各方面的安全考虑,他眼下最好是不要离开门派为妙,但家总不能不回,总不能让小姨一直担心,哪怕被她打骂一顿也好,只求她别哭。

接着,肖柏祭出云飞帖,一路飞回了白府,一进门,便有一名丫鬟迎了上来,告诉他白瑟一直在等他,这便快步去到白瑟独居的小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他已经做好被打个半死的准备了。

可在见到白瑟后,她却什么都没说,只是温柔的抱住他,即使一言不发,也将心头的哀伤准确的传达了过去。

这一瞬间,肖柏觉得白瑟仿佛老了好多岁……

“小姨,都是我不好……”他赶快道歉,试图安抚一下白瑟的心情。

“傻孩子……”白瑟有些哽咽的说着,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

“可我觉得我爸他,或许还没死?”肖柏真的怕她哭,赶快说出了心头那番不怎么靠谱的猜测。

“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来安慰我的,小姨很坚强的……倒是往后,家里就只剩咱们相依为命了……”白瑟揉了揉他的头,勉强的挤出了一分凄苦的微笑。

“可我真不是胡说的,多少也算是有依据吧。”肖柏有些固执的说道。

白瑟似乎一下子来了点精神,连忙用力抓住他肩膀,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肖柏便干脆把整个事情从头到尾都说了一遍,从最开始见财起意,再到突然冒出来的妖一提供了很多帮助,一直到最后凭空施展出幻符:开天,战胜了强敌,得到了芥子石,肖大牛却也随之消失了,并且切断了与很多人的联系,让他们以为这次是真的死了。

“但他当时说过,还能为我争取一些时间,所以我推测他应该是还没死的,只是处于某种很不妙的境况中。”肖柏最后总结道。

白瑟微微点了点头,“他这人做事,一项是有章法,有条理的,用他自己的说法,叫科学统筹规划布局,所以很多情况,应该都是提前做好了准备的……你或许还不知道吧?你偷偷溜走之后,我本来是打算把你抓回来的,还是他动用分身出面拦住了我。”

“所以你的推测确实有几分道理,而他之前向你索取三成的芥子石,或许就是想用来脱离这种境况的……可他当时应该是低估了那逆徒的实力,或者说高估了黑色书箱的性能,让计划出现了偏差,不得已才铤而走险,陷入危局之中……”

“而他当时意识到情况不对,并没有想办法让你们逃走,反倒是强行出手,击毙逆徒,夺走芥子石,就说明他对后面会发生也有所估计,肯定不至于让自己落入万劫不复的惨状,我前面也说了,他做事一向都是会准备后手的……”

“哪怕当年为了我上灵山,独面惊神剑阵时,他也是准备了其他手段的,可不是什么孤注一掷,也不是像茶楼里吹嘘的那样只带了一张符。”

白瑟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通,听起来像是理性分析,可多少又有点自我安慰在里面,她当时毕竟不在现场,也已经好多年没见过那人了,也不知道他的心态和想法是否有过变化。

但至少,这样去想,会让她心里稍微好受一些。

而肖柏则是有些惊讶于小姨对父亲的了解,老实说,自己在大荒山上与他相处了十六年,都没发现自家老爹居然是这般厉害的人物,小姨却知道,他在她心里纠结有多重的份量啊,才能关注到这般的地步。

“那么,怎么把他救回来,你有什么想法了吗?”白瑟又跟着追问了一句,手上同时用力,捏得肖柏肩膀生痛。

“他最后教了我很多,我也学会了不少新东西,不过还需要消化整理一番,里面或许有办法。”肖柏连忙答道,“我需要时间去钻研这个,之后很长一阵子会呆在门派里,还得麻烦小姨帮我照顾好雅儿她们。”

“知道了,你去吧,你们的婚事,我也已经往后推了,眼下还是先把这要紧事解决好。”

虽说白瑟很想抱孙子,但比起肖大牛的安危来说,这事还是往后放一放吧;肖柏也同样如此,结婚什么的,先延缓一下,还是老爹更重要,反正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也不怕老婆跑了。

“对了,道门那边这些天有没有什么动作?”肖柏又跟着问了一句。

“暂时还没有,他们现在怕是头疼得紧。”白瑟似笑非笑的答道。

此役中,道门的损失不可谓不大,而在这边后院起火的同时,前面派出去围剿卫广等人的那批高手,倒还稍微有点斩获。

他们成功击杀了鬼佛,以及卫广发妻,魔门圣女沙晓晓,又让沙问天伤上加伤,已陷入了弥留状态,显然是不久于人世了。

然而头号目标卫广,却还是被他逃掉了……

说起这事,已死的鬼佛怕是变成鬼了都不会放过暗主妖一的,他实在想不到,此獠竟是如此奸诈,如此歹毒!根本就不是个人!

之前关于卫广的行踪,不仅仅透露给了道门,也同时透露给了他,但却没有告诉他道门也知道了这事。

于是鬼佛理所当然的做出了看似最明智的选择,趁着卫广重伤未愈,强行截杀,让自己坐稳下任魔魁的宝座,为此,他还拉上了这段时间苦心收罗的一票手下,凶神恶煞的杀了过去。

而卫广那边,也通过一名‘得力部下’知晓了鬼佛的动作,于是便将计就计,趁势设伏,准备收拾掉这可恶的叛徒。

他的伤势并没有别人想象中那么严重,因为之前抢来的琉璃晶蕊还未耗尽,让他调制成了一些伤药,不仅稳住了伤势,还恢复了一些修为,准备着给鬼佛一个天大的惊喜。

可惜那名得力部下却没有告诉他道门也要一块过来的事……

于是就在卫广一家藏身疗伤的隐秘山庄里,三方势力撞在了一起,当即便爆发了一场惊天混战,杀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

最后,鬼佛一脉的人尽数横死,他本人也殒命于正虚道人剑下,不过在临死之前却还是拼命动用了自创邪术,想要制住卫广,拉他黄泉路上做个伴。

结果卫广妻子挺身而出,帮卫广挡下了必杀一击,自己死于道门剑下;而沙问天为了救下女婿,不顾伤势强行爆发,勉强杀出一条血路,自己却是奄奄一息了。

道门看似成了最后赢家,可因为冲进来的时候一头撞进了卫广给鬼佛准备的埋伏,仓促应战,一时间险象环生,得亏正虚道人不惜自损修为,一口气洒出了所有的剑气开天符,这才成功破局,可饶是如此,最后还是折损了五名好手,重伤多人,让这票道门精英几乎丧失了战力。

这一战,可以说是三败俱伤,唯一得益的,只有那搅风搅雨的幕后黑手,其手段不可谓不歹毒,若是能挖出这人,定要将其挫骨扬灰!

而不管是道门还是卫广,都不认为暗主就是幕后黑手了,因为这里面有个最根本的问题解释不通:没有利益!

如果说之前设局坑害卫广,还是为了谋出位,内部争权夺利,那么扯上道门又是想干嘛?他们可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名门正派,不可能存在勾结撺掇的可能,哪怕此役让他折损了一些人手,可凭道门的家业,这点损失连皮外伤都不算,但魔门这边可是伤筋动骨,名存实亡了快,等道门腾出手来,可能放过暗鬼这种阴沟里的老鼠?

只要这个问题解释不通,那么暗主就不可能背这口黑锅,顶多是那幕后黑手的爪牙,而要说此役谁获利最多,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皇宫里那位。

他可是看道门不爽很久了,收拾魔门也有一万个理由,之前年关前不还派了名太监上道门寻衅滋事吗?

而等到众人得知道圣山出事,掌教失踪,芥子石失窃之后,心头原本的推测和怀疑基本都坐实了,这世上除了皇帝,还有谁敢对道门下手?除了皇帝,又有哪家还能纠结出一批强者杀上道圣山?除了皇帝,又有谁会期待道门衰落?

难怪道圣山出事后,他会在宫里设宴摆酒,可不是在庆功呢?

在这么一连串的猜忌和推测后,老老实实呆在宫里的皇帝也只能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了,谁叫他平日不够矜持,多次当众表现出道门的不满呢?又谁叫他偏偏在那天摆酒设宴呢?这不自己抢着背锅吗?

可就算他把锅背了,也没人真敢拿他怎么样,只要五卫尚存,铁骑尚在,便真没什么人能找他兴师问罪。

于是在这么一番折腾后,罪魁祸首忘仙门反而被别人所遗忘了,一时间真没谁会往他们身上联想,都以为他们是个重新入世没几天的新玩家,不可能与道门结怨,跑去杀人夺宝的。

所以这些天,也没人跑来为难与忘仙门有牵连的白氏,也不得不承认这一整套计划的制定者着实高明,只可惜最后还是把自己给坑进去了。

而他这会,也正好在感慨这个。

“唉,本来如此完美的计划,只可惜我自己没能完美谢幕……”他依旧是那副佝偻着腰的模样,脸上饱经风霜,手上遍布老茧,一整个深山老农的扮相。

他这会正坐在一间阴暗的茅屋里,周围密不透风,空气却格外阴冷,让他不由得缩了缩身子,冲着门口喊道:“哥们,外面冷,你要不要进来坐坐啊?”

“哼~”茅屋外传来一声比气温更冰了几度的轻哼,接着又飘进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不要在与我说些无意义的废话了,劝你还是快快束手就擒吧。”

“我这不说了很多遍了吗?要我投降可以,你得给我应得的战俘待遇,不得虐待,不得胁迫,更不得杀害,我还可以花钱赎身,只要你开个价,我都付得起,真的,我超有钱的!”肖大牛又叽里咕噜说了一通。

“无需多言,你这样的窃天之贼,我必杀之!”门外那声音最后这样说了一句,便不再多言,任凭肖大牛怎么搭讪甚至挑衅,都不与他多说半句废话了。

“唉~惨啊!”肖大牛也说得累了,无奈的叹了口气,躺回了茅草铺上,又缩了缩身子,低声嘟囔道:“也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这神经病死脑筋也随时可能冲进来,果然当初就不该那么冲动啊!这下真的只能靠儿子了……”

“好想喝酒啊!好想看新番啊!好想玩游戏啊!好想锦儿、瑟儿……”他继续嘟囔着,声音越来越轻,似乎就要这样沉沉睡去一般。

ps:这两天状态实在不好,明天请个假,稍微休息一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